391松纹 一(1 / 2)

隐秘死角绝望黎明391松纹一王家院子里。

李程颐盘腿坐在卧房中,露出双手小臂。

小臂原本光洁的白皙皮肤上,此时多出了两片细密的黑点。

那黑点隐隐泛红,还在宛如虫一般不断蠕动,试图往血肉深处钻。

‘这东西有点邪门。’李程颐眉头紧蹙。

论速度和力量,他远超对方。

但这真气只要接触就会碰到渗入,他刚刚试过了,无论是用光辉力场,还是死能火焰,都没办法驱逐杀死这东西。

而且这玩意还在不断吞噬他的血肉壮大自己。

刚刚回来时,他还只是巴掌大小,现在就已经扩大到整个两支小臂都是。

‘才区区一个普通小镇,就有这等能伤到我的力量,这地方.果真来对了。’

李程颐看着这些黑点,当即心念一动,顿时死能如泥浆般,覆盖出来,将黑点完全淹没。

死能虽然没办法杀死黑点,也没办法驱逐黑点,但其强大的迟钝性和冰寒低温,却能让黑点极大的减缓增长速度。

‘看来这东西只能靠本土的力量才好解决。还是先想办法习练武功,获得真气再说。’

李程颐猜测,如果自己身具真气,应该能解决这些黑点的渗透。

‘其实仔细想想,我身上的力量,绝大部分来自于花语,并不完全独属于我控制,隔了一层,也不能精细化的操控自如。

就算是后来的死能,也是才掌握,操控严重不足。

格斗技艺的龙境那纯粹是劲力的锻炼,和这种超自然的黑点完全不对症。

所以在精细化上,我确实没办法对抗这种黑点。’

李程颐思索了下,确定黑点的扩大速度变得极慢后,才放下袖子。

‘正好,这趟可以利用这里的真气武学,完善我的精细化操作。’

下床,走出房间,他正好看到王一恒扶着捕头王一枫进门。

这便宜老爹身上染着斑斑血迹,面色苍白,手里的厚背官刀没入鞘,刃口上满是缺口。

“枫哥!”王林氏冲出来,急急忙忙的搀扶住王一枫。

“我没事,只是轻伤.”王一枫摆摆手,站直身体,“就是李家大宏那边.唉。只是一个照面,我们一共四人,眨眼就死了两个.要不是镇守及时赶到.”

他回想起之前的情景,到现在还浑身冰凉发颤。

自己全力一刀,砍在对方身上,居然只是被护体真气挡住,就毫发无损。

要知道,他可是全部真气聚集在一点上劈斩,而对方却是将真气均匀分摊,包裹全身。

这样的差距,让他当场呆住,不知如何是好。

要不是镇守及时带人赶到,他恐怕也

看着家里人都是一脸担忧的面容,王一枫心头一紧,赶紧挤出个笑脸。

“还好血守司的人就快到了,我们只要再坚守两周,等人到这里,就能安全许多。”

“那怪物也被镇守带人砍死了,暂时不会再出现。你们也别太担心。”

“正好这几天养伤,我也在家里好好休息,衙门那里有老丁帮我代着。”

他一连几句话,稳住家人情绪。

王一恒和王林氏信以为真,面色好看了许多,但李程颐却隐隐听出了其中的担心和忧虑。

“正好,爹,我这几天在重新开始练松鹿刀,您在家也能指点我一二。”李程颐上前出声道。

“可以可以,这样也好省得出去了闲逛还会遇到危险。”王一枫连连点头。

很快,他便被家人扶着进去休息换洗衣物,处理伤口。

李程颐独自站在四方园内,看了眼二姐那边花圃里的假连翘。

他慢慢走过去,感知了下四下无人,便伸出手,轻轻在紫色白边的花瓣上碰了下。

‘假连翘:别名蓮荞,又名篱笆树,灌木,通常高1.5到3米,枝条常下垂,嫩叶多有细毛,花成蓝色或蓝紫色。喜温暖阳光充足的通风环境。’

‘花语:巫术’

‘花鳞衣:未确定为主花。’

‘巫术.这个花语’李程颐心头微动。

假连翘仪国那边也有,只是他之前并未收集到。这种花在仪国种的人极少。

收回手,他转身朝主屋方向走去,毕竟前身身为王一枫的三子,这种时候还是要去关心一二。

很快,时间一晃即逝。

从王一枫回家修养,转眼已经过去三天了。

三天时间,确实如他所说的,自己并没有多大的伤势,只是被吓到了,心神受损,身上的血口也是被自己用力过猛崩裂而出。

休息差不多后,王一枫请的假期没到,索性便在家里拉着王一辰练刀。

李程颐也是求之不得。

他现在就差一个引路人,就能真正修行真气。之前那些黑点还在手臂上残留着,等着他处理。

加入书签